第411章 杀人灭口(29)

那次吃饭,赵英雄虽然没有炫富,却是以为郑飞龙请不起饭。故意点了些价格高一些的荤菜,而且还说了一些很狂妄的话。这让王晓兰对他很是反感,如果不是郑飞龙在那里,估计王晓兰早就甩手走人了。

郑飞龙非但没有感觉王晓兰贪求的多,相反,感觉她要的并不多。郑飞龙只是苦恼,该送什么东西给她才好。

那些钻石、翡翠,虽然被一般人追捧。但是在郑飞龙看来,并不是什么昂贵稀有的东西。所以得到了一颗七十克拉的钻石,才勉强送出手去。

对于郑飞龙来说,钱财不过是一堆数字而已。用钱买来的东西,不过是数字多少的问题。所以对于那些很轻易能买到的东西,郑飞龙并不感觉珍贵。

就像那个巨大的金屋,只不过是拿来一时的娱乐而已。现在摆放在车库中,灰尘落满几层了。

“可是我有时感觉我很贪心。元芳从来都不问你要什么东西,而我却总是要这要那的,还爱耍小脾气。”王晓兰很是歉疚地道。

郑飞龙忍不住笑了出来:“你这丫头,今天是怎么了?是不是有什么心事?”

“啊!没,没有。”王晓兰有些慌张地道。

听她那语气,谁都知道她是有心事的。不过郑飞龙虽然看出来了,却不逼迫她说出来。她想说的时候,自然会说。不想说,那就算了,强扭的瓜不甜。

“没有,就算了。呆在这里也无聊,咱们去看看你的店铺。让我这耶鲁大学的经济高材生来看看,小兰兰选择的店铺如何。”

“死样。”

两人出门,上车,很快就到了望京街。

王晓兰选择的靠中间的一家店铺,由于原来的店主急需用钱,所以转让了。

郑飞龙左右看了看,笑道:“这家店铺倒是不错,地理位置突出。很有帝王之气,左边是新百伦,右边是阿迪达斯。你在中间卖衣服,很有前后各有一辆宝马车开道,中间骑着自行车。”

“混蛋,就知道取笑我。”王晓兰白了他一眼,哼了一声道:“你以为我不知道啊?但是这边的店铺很贵的,而且不是有钱就能买的。别看店主是急需用钱转让,很多人抢呢。我出了高价,然后又送了些礼才能搞定。”

“要不我把旁边两家店铺都给拿下,这样你就特别有底气了。”郑飞龙半是开玩笑,半是认真地道。

王晓兰摇头道:“我不要。我想靠着自己的能力,把这事业做好。我知道你很厉害,靠你帮助,可没意思。我就要让旁边这两家梅花不保,被我这中间的黑马亮瞎他们的24K钛合金狗眼。”

“哈哈,这话说的好霸气。你是不是梅花痒痒了?”郑飞龙坏笑着道。

“滚吧,你!”王晓兰气哼了一声,往她买下的店铺中走去。

郑飞龙跟了上去,推开门,看到店铺已经重新装修完毕。王晓兰对这件事,确实很认真。一些细节地方,做的都很出色。走进这店铺中,感觉自己并非是走进一家店铺,而是走进了一个购物天堂。

那种别样的享受感觉,是一般的商店所不能赐予的。

虽然现在流行网购,但是望京街丝毫没有受到影响。原因很简单,逛街并非简简单单为了买东西。在逛街的同时,也在感受着其他的一些东西。比如说,小情侣之间培养感情。

女人走马观花式的一家店铺转向另外一家店铺,并非是闲逛,而是在欣赏风景。对于女人来说,街道就是山路,店铺就是山峰,而店铺中的东西就是花草树木、虫鱼走兽。

衣服还没有摆放,不过架子什么,都已经配置好。

王晓兰走到后面房间,打开储物柜,将一些衣服拿了出来。挂置在衣架之上,从衣服后面露出小脸来,像孩子一样笑道:“你能看到我吗?”

郑飞龙转脸望去,见到高丽式的连衣长裙,将王晓兰整个人基本遮挡住了。很有古代风味的衣服,配上王晓兰这张很具有东方美女的俏脸,更添别样风味。

这不是有意勾人吗?郑飞龙顿时感觉身体里一股火往上窜。

回转身,把门给关上,并且给锁上。坏笑道:“嘿嘿,我来抓你了,小心点。”

王晓兰一看他那举动,哪还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事。连忙抗议道:“今天有重要亲戚要来,不方便。”

“不方便也不行。”

郑飞龙说着,张牙舞爪的向王晓兰藏身所在的地方侵袭。

“啊!救命啊!”王晓兰故意装作很害怕的样子,不过她也没叫的太大声。

这里毕竟是闹市街,她可不想让外面的人知道这事情。万一被人误会,里面有什么凶杀案,打电话报警,那可就麻烦了。

像这样的闹市街,都是警察重点防范的地方,三分钟就能赶到。到那时,可就坏了气氛了。

“就算你喊破喉咙,也不会有人救你的。”郑飞龙学着某经典电影,猥琐地笑道。

“啊!为什么每个男人都这么说?”王晓兰也说着电影里的台词。

不过她学的不那么像,而且也不严肃。哀怨只占两层,笑闹占了两层,其他则是诱惑的性质更多。

郑飞龙听到她这么叫喊,更加的兴奋了。这个小妖精,可真会勾搭人。幸好只对他这一个男人,不然可就亏大了。

抓住王晓兰细嫩洁白的手腕,一把拉到自己的怀中。

伸手勾着美女的玉颔,将她让人难以自持的玉面抬起来。

“啧!啧!可真是个要人命的祸水,好在只祸害我,哈哈。”郑飞龙笑着的同时,把那件类似古代唐装的连衣裙拉了过来:“来,贵妃,让朕服饰你更衣。”

§§第四百三十七章盟友

“妞儿,你穿这件衣服可真美。”

欣赏着眼前凸凹有致的靓丽美少女,郑飞龙从心底发出赞扬。

“死鬼,又想玩什么花样?”虽然某货的甜言蜜语,说了不知道多少次了,但是每次都让王晓兰很是受用。

“咱们练习到第几式了?”郑飞龙嘿嘿坏笑着道:“上次是铁板桥是吧。”

“飞龙在天。”王晓兰纠正道。

“哈哈,原来你记得那么清楚啊,看来肯定很期待。”某货兴奋的大笑道。

王晓兰立刻知道上当了,拍了郑飞龙一巴掌:“胡说八道,哪次不是你主动要的。这次咱们还玩最普通的行吗?”

郑飞龙摇了摇头,将王晓兰抱的更紧一点。

王晓兰感觉有些异样,奇怪地抬起头,睁大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郑飞龙。

后者理了理她额前的头发,让她俏美的脸庞,更多的呈现出来。虽然没有开灯,门关着有些昏暗,但是这样反而有种别样的美。

“我不想让你感觉,咱们之间只有哪些事情。”郑飞龙握着女孩柔若无骨的小手,柔声道:“这次我去两广,发生了一件让我很是震撼的事情。”

“很危险吗?”王晓兰有些担忧地问道。

郑飞龙点了点头道:“危险,是有一点。但是令我震撼的,并不是在战场上的事情。是另外一件事,与张月香有关的事情。”

“她怎么了?”王晓兰皱了皱眉。

这次张月香和郑飞龙单独过去的,元芳和她都没有跟过去。这不得不让王晓兰有些多心,这个张家大小姐,会不会从中作梗,耍些阴谋。

郑飞龙低头望了一眼,垂挂在王晓兰玉颈之上的白金塔菲石吊坠项链,幽声道:“这么珍贵的项链,你感觉是随随便便就能得到的吗?就算我能力比一般人强,想得到这样珍稀的东西,也基本不可能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王晓兰很是震惊。

“对,是她送的,她点名要送给你的。”

郑飞龙幽幽叹了一口气道:“她毕竟是大家小姐,又那么好强。所以一些话,不能当面对你说,所以让我转告你。说起来,我还有点吃醋呢。你们几个关系居然那么好,都把我甩到一边了。”

“嘿嘿,她肯定是说,就算没有你,我们也是好姐妹。”王晓兰得意地笑道。

“嗯。”郑飞龙颇为无奈地耸了一下肩膀:“所以这么珍贵的项链,就送给了你,而不是给我。丫的,我可送了她一套房子。”

“你所震撼的事情就是这个?”王晓兰巧笑嫣然地道。

“当然不是,是另外一件事”

郑飞龙把张月香醉酒的事情讲了出来:“你看她表面很暴力,很好强,其实内心十分的脆弱,就像一个小孩子似的。昨天晚上她喝多了,就把心里的一些事情说了出来。

我也是在昨晚,才发现我真的很对不起你们。总是没有时间陪你们,还那么的自私要你们谦让。所以你和月香,难免都有些怨言。我知道,你们之所以会这样,是因为比较在意。

婉儿其实也很在意,但是我们在一起最初都是各怀目的的。如今她失去了唐云飞这个依仗,又是我帮她坐上了帮主的位置,所以就算有怨言也不敢说出来。

而我一直都没有留意这些,总感觉只要你们不说,就代表没意见。其实这样不好,如果矛盾这么一直挤压着,早晚会出事的。可能到了那一天,会闹的不可开交。所以趁现在还来得及,我要把一切都补救过来。”

王晓兰眯了眯眼睛:“你这样,正宫娘娘知道吗?”

“不知道,我没跟她说呢。”郑飞龙不懂王晓兰的话的意思,一本正经地道。

“我想买个表,明年再戴。”王晓兰幽幽地道。

“买表?是新出的挨拍,还是瑞士的名表?”郑飞龙对机械、电子产品,知道的还是比较多的。

“什么表,都无所谓,反正我今年不戴,明年再戴。”王晓兰神秘地笑道。

“嗯,这一年马上过去了,明年戴就明年戴。”

郑飞龙说完,忽然皱了皱眉:“这话怎么感觉有点什么,我好像在哪听过。”

“没有,回头我去买。然后过年的时候我送给你,手表送心爱的男人最合适了。”王晓兰几乎忍不住要笑出来,但是她还是忍住了。

“好,虽然我不爱戴手表,但是你送,肯定要。”郑飞龙不疑有他,继续认真地道:“不过这个真的好熟悉,经常听说什么去年买的表。”

“哈哈……”

终究,还是没能忍住。

换做平常,郑飞龙肯定能发出其中的一些端倪。但是此时他心里在想着一些事情,并不是很在意。

王晓兰却从郑飞龙的表情中,看出来了什么。反手握着郑飞龙的小手,收敛笑容问道:“怎么了,你在想什么?”

王晓兰曾来没看过郑飞龙这样,有些担心。

“晓兰,我想让你在海城多呆一段时间。年前都不要回去了,当然过年我肯定不会让你一个人在这过的。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,过年我们都来海城。”郑飞龙微蹙着眉头。

心里那种不好的感觉,越来越强烈。但是无论怎么想,都想不明白,到底哪里有问题。表面上看,哪里都不会出现什么问题。却也是因为这样,让郑飞龙感觉,哪里都可能是问题。

“唔。”

出奇的是王晓兰并没有问为什么,也没有表示反对,非常的顺从。

两人接下来都没说什么话,相互拥抱着,腻歪了一会。郑飞龙起身带她去吃饭。

王晓兰把那件唐装味很足的高丽服装脱下,然后发现,衣服皱的不成样子了。一阵埋怨,郑飞龙非要她穿上去,然后又没做预计要做的事情。现在衣服皱的厉害,熨烫也不一定能烫好,算是废了。

“真是个财迷,还卖什么?留着咱们下次用,嘿嘿,你穿这衣服,特有感觉。”郑飞龙舔了舔嘴唇,一副很受诱惑的样子。

“哼!我送给元芳,看你敢不敢。”王晓兰调笑着道。

她就住在两人的房间下面,自然知道两人没有真的发生什么事情。王晓兰猜测,郑飞龙这货肯定特别想要,但是没得到容允。这算是马元芳对他的花心,一点小小的惩罚。

却不想,郑飞龙哈哈大笑,根本不在意:“那你多选几件,只要她穿,我就给办了。”

想到那件事,郑飞龙还微微有些头疼。马元芳虽然想起了过往的一些事情,但只是一部分,很多事情还没有想起来。对于她如何消失的,怎么流落到乡下的,郑飞龙非常的好奇。

不管是什么人,出于什么样的目的,郑飞龙都不会善罢甘休的。

两人刚打开门,却看到前面站着三个身穿黑色西装的青年。个个神情凛然,笔直站立,显然不是一般人。

郑飞龙望了他们两眼,扬眉道:“这店还没开门,不会就来砸场子吧。”

“郑先生误会了,我们是请郑先生去见一个盟友的。”中间那个黑衣人对郑飞龙道。

“总是玩这一套,无聊不无聊?”

喜欢这么玩的,不用说肯定是叶问天那家伙。郑飞龙只是不明白,为什么不是叶震过来,而是派了三个军人。这三人拳头骨骼粗大,显然不是一般的军人,应当是特种兵。

那人不苟言笑地笔直站在那里,目光锁定郑飞龙,什么也不说。

“你们回去告诉派你们来的人,要见我,就亲自过来。既然知道我在这里,那肯定也知道我住在哪里。”

郑飞龙说完,拉着王晓兰向一边走去。

“郑先生,你还不知道要见的人是谁。”那个军人对郑飞龙的举动,有些生气,语气也有些盛气凌人。

郑飞龙懒的理他,头也不回地往一家餐厅走去。

那个军人目送着郑飞龙进了那家餐厅,从口袋掏出手机,打了一个电话。将这边的情况,汇报了过去。

“既然要我过去,那我就亲自过去。”手机里传来的声音并非是叶问天的,而是一个略微沙哑,富含磁性的女声。。

“您这么做,恐怕……”

那边打断他道:“南亚,这些担心是多余的。既然我们来到这里了,瞒不了多久的。天朝比你想象的要复杂的多,这里的水非常的深。你感觉我是怎么迅速查到郑飞龙的所在地的,而且很精确的找到了他。”

南亚无言以对,的确这速度,快的有些不可思议。就算是官方机构,也要费上一番努力。

同样,既然郑飞龙的所在地能被轻易查到。那么他们即便再怎么隐藏身份,只要有人想查他们,要不了多久就会查到。不过南亚还是劝对方要小心行事,“如果被那些人知道,我们来到这里,恐怕情况会大大的不妙。”

“我知道。但是我们没有选择,这一招虽然很危险,却是我们最后的机会。如果不能成功,这个世界将不再有我们的位置。”

虽然在说一件很重要的事,但是对方的语气却很平静沉稳。只这一份镇静,就不是一般的人能拥有的。

南亚对电话那边的那个女人,更加的敬佩了。道了声小心,然后挂了电话。回头向后看了一下,确认没什么可疑的人后,对其他两人吩咐道:“我们去下一个地方。”

喜欢我的美女上司请大家收藏:()我的美女上司新更新速度最快。